当前位置: 红网 > 滚动新闻 > 正文

5年写出57万字小说,展现重钢百年沧桑

2017-02-18 01:16:42 来源:重庆晨报 作者:罗薛梅 编辑:肖洪仁

(原标题:5年写出57万字小说,展现重钢百年沧桑)

钢铁对国家的发展来说,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符号,是工业的象征,而对一个时代的人来说,它是一个烙印,是一段无法忘却的记忆,是如影随行的命运。上海有宝钢、北京有首钢、辽宁有鞍钢,而在重庆,则有一座历史厚重、饱经沧桑的钢铁厂——重钢。

重庆作协会员、大渡口区委宣传部干部刘文娅,用5年时间,写成了57万字的《红火焰 黑火焰》。这部长篇小说展现了重钢百年沧桑和变迁。17日,在《红火焰 黑火焰》的研讨会上,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柳建伟、著名文学评论家汪守德均称赞这部作品具有史诗风格。

57万字,小人物的故事展现大时代

近两寸厚、57万字的《红火焰 黑火焰》,拿在手中沉淀淀的。虽说这部长篇小说已出版了两个多月,但刘文娅却表示自己“一行字都没看,近乡情更怯”。

刘文娅的“近乡情更怯”,其实不难理解。这部以重钢百年历史为背景的小说,是刘文娅5年的心血。在大渡口区委宣传部任职的她,为了解几代钢铁人的命运沉浮,中国民族企业产生、发展、壮大,最后经历国企改革走向新世界的艰辛历程,5年来,她用业余时间采访了上百人,记录了十多个笔记本。

进入构思和写作阶段后,每天凌晨四五点也就是上班前,每天下班回家及周末节假日,都成了她雷都打不动的写作时间。“有段日子摔伤了,不能长时间坐卧,她更是凌晨三四点就开始站着写,一站就是几小时。”

“压力很大,这毕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。”谈起这部小说,曾在《十月》、《诗刊》、《人民日报(海外版)》等报刊上发表了200余篇诗歌、散文、小说,有共计200余万字文学作品的刘文娅表现得很谦虚。

小说中的人物去世 她清晨伏案恸哭

一起度过的一千多个晨曦和夜晚,现实中的人物、书中的人物和刘文娅苦乐相伴。她采访的上百重钢人,有领导,有工人,有离退休老干部,有老职工,有一线工人,有下岗工人,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,每个人的人生都让她尊重。

“我饱受洗礼和滋养,我有幸阅读了无数人的人生。很多人,无论成功失败、顺境逆境,都在起伏跌宕中不折不挠、不卑不亢,很有气质和风度。”刘文娅说,那些日子,她从未孤独寂寞过,重钢人感动着她,激励着她。

刘文娅还记得,2016年的愚人节早上5点过,正在写作的她突然悲从中来,伏案恸哭,“当时我先生吓了一跳,赶紧过来问我怎么了。”原来,刘文娅当时正写到小说中的一个人物贺老爷子“去世”。

这天,刘文娅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,便给几个知道她书中人物的朋友发了信息,“原以为朋友会当成愚人节玩笑不理会,但我却收到了 老人在天国安息 、 你用情太深 的回信。”刘文娅说,那一刻,她是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书中人物的血肉存在,“陆梦生、史劲、鲁綦兰、祝希山、祝兰、夏雨、程钢、程铁,他们是我生活中的朋友和亲人。”

一百多年的足音,有点点感动就好

《红火焰 黑火焰》出版两个多月,读过它的人会深深感慨:时代洪流牵系着每个小人物的命运,小人物们的智慧突围与奋勇抗争,又造就着新的时代走向。

小说以渝钢(重钢)的百年沧桑为基础,展现了中国民族企业产生、发展、壮大,最后经历国企改革走向新的世界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,用陆梦生、史劲、祝半等五代钢铁人的命运沉浮,讲述了国企和国企人突围求存的故事。

对专家和读者对其作品给予的高度评价,刘文娅很谦虚,她在书的最后写道:“只想告诉世人,有怎样的一群人,为着怎样的一个厂,或者坚守,或者迁徙,历经苦难而不悔,几万人,几代人,在共同的命运里,完成个人的人生……无需理解,无需赞誉,无需刻意记取,有人能够从酒席上歌舞声中麻将桌旁,能够从争辩讨论指责解释的喧闹里,分身片刻,静下来,读此如山川河流般的存在,听这走了一百多年的足音,有点点感动,就好。”

本报记者 罗薛梅

专家点评

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、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柳建伟:这是一部有史诗风格的大作品,重大的历史背景、重要的人物群、时间跨度长,可以说是中国百年钢铁史的缩影。整部小说体量巨大、人物众多,用五代钢铁人的故事,描绘出长河式的画卷,可以说是重庆工业的“小型清明上河图”。

著名文学评论家汪守德:这是一部业余作者创作的具有专业水准的作品。小说呈现了(重钢)近百年的历史、五代人的经历和他们的奋斗,具有史诗风格。作者的驾驭能力也很了不起,这部作品在阅读上挑战读者的极限,每个小段落都写得非常有滋味,每个小细节、情节都用了最大的精力来写作,非常耐看。

对话刘文娅

重庆晨报:工业题材、时间跨度上百年的长篇小说非常不好把握,作为一位女性,在这部长篇小说中,你的视角是怎样的?

刘文娅:无论什么题材,都是写人。我是女性作家,就从女主角的角度入手去构思,去创作,去展望,去审视。

重庆晨报:在写作过程中,书中虚构的人物去世了,你曾伏案恸哭,为什么?

刘文娅:贺老爷子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人物,他经历了渝(重)钢重要的发展历程,他可以从冒的烟看出铁水的质量,你想想,要有怎样的一种爱才练就这样的技能?在书中,贺老爷子的孙子因为经济问题被抓,他感叹自己看烟看得准,看人却没看准,受此打击,贺老爷子去世。这么一个英雄的老人,带着这种伤痛离去,不能不让人感慨。

重庆晨报:5年业余时间几乎都耗在了这部小说上,应该说对你的生活影响非常大,加之这是你的第一部长篇小说,这5年会觉得有压力吗?

刘文娅:肯定有压力,但与其说我背负了压力,不如说我更多的是被书里的人物所感动和滋养。这些人物和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相伴,我不孤独不寂寞。书里人物的命运,也让我更深刻地反思自己,作为个人怎样面对时代的变化,坚守理想。

重庆晨报:在研讨会上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柳建伟、著名文学评论家汪守德均称赞这部作品,说有史诗风格,这部长篇小说会被改编成电视剧或者电影吗?

刘文娅:如果有机会,当然愿意能够改编成影视作品,因为影视作品的传播力更广,很想让渝钢这种大厂精神,对理想的坚守,通过影视作品得到更广泛传播。
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