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滚动新闻 > 正文

习辛:坚守初心,总会等来观众认可

2017-02-18 02:25:42 来源:北京日报 作者:李夏至 编辑:肖洪仁

(原标题:习辛:坚守初心,总会等来观众认可)

本报记者 李夏至

在最近的电视荧屏,有一部叫《三妹》的电视剧悄悄登上了收视排行榜首位,不仅收视破三,实时收视率一度高达3.0662%,还一举拿下2017年开年以来的最高收视率。

这部电视剧的导演叫习辛,多年耕耘于农村题材和情感剧,《七妹》《二叔》《继父回家》等多部剧集在央视和地方卫视播出。在奉行“无IP(改编作品)不大剧”的国产剧市场,习辛却十数年如一日地坚持着小火慢炖,用舒缓的节奏讲述着中国人自己的生活与情感。

谈类型

拍家庭剧挖掘人性之美

从2009年的《七妹》开始,习辛的作品延续了一种既定的风格,从片名便可窥见一斑。2010年《我的娘家我的婆》、2012年《二叔》、2014年《继父回家》、2015年《三妹》,再到今年将播的《仨妈两爸》《娘亲舅大》,几乎都是以家庭为主要对象,着力描写普通人面对日常生活时的情感纠葛。

习辛刚刚获得“2016年中国最具产业影响力电视剧导演”荣誉称号,《电视指南》杂志这样评价道:“尽写生活百态与人生之悲欢离合,真情细腻中,却不失波澜跌宕;悲喜浸染中,却不失朝阳之浩然。在其塑造的一个又一个人物中,令观者久久回味,不能散之,撼动心灵。”在习辛看来,这种风格其实贯穿着他对电视剧本质的思索,“尽管有人认为表现家庭生活和情感故事已经老套过时,但对真善美的追求,挖掘人性最美的地方,始终会赢得观众的认可。”

“这两年市场很浮躁,大家都在说大IP,要去做仙侠、玄幻,才有人愿意看,其实都是一种跟风和炒作。你能从这些作品里看到多少思想内涵?它们又有多少能经得起推敲?”习辛坚持认为,真正优秀的电视剧作品理应经得起时间的考验,而并非一时热闹。他提到,这些剧虽然一轮收视率普遍很高,但到了二轮三轮,几乎没有重播,或者重播后收视极差,“二轮三轮的收视才是真正有艺术含金量的收视。”

谈市场

小成本剧集也要讲好故事

单集成本80万元上下,总成本几乎维持在四五千万元,如果用投资预算来衡量习辛的作品,可算是如今市场里的小体量。他说,这种中小成本剧坚持多年,一来是由于创作惯性而得心应手,二来观众要看的依然是好作品,不会关心剧方投资多少。

“不过,不能因为你的成本低,导致你的艺术水准就低,故事都讲不全还是没有人看。”习辛说,他所经手的故事基本上都是原创剧本,故事和人物立不住的本子根本没法通过他这一关。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作家班的他,甚至会自己上手改写剧本,像《三妹》的剧本其实就是他自己的故事。由于拍摄的剧集大多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背景,习辛在制作中对布景和道具的要求也很高,几乎所有出现在镜头中的场景都要做到真实还原,“这是观众曾经和我一起经历过的年代,到底真不真,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,是绝对糊弄不了的。”在国产剧市场中,由于电视台可以消化的容量有限,大量的中小成本剧其实是主流,习辛在剧作品质上的坚持,使他的剧几乎不愁发行,“一般都有电视台播。”

谈选角

演员要胜任对演技的要求

在习辛的剧中,虽然也有不少年轻的角色,像《三妹》中为民办教育事业鞠躬尽瘁的何三妹,《娘亲舅大》中抚养孤儿的佟家三兄弟,但习辛选角都不以名气优先,所谓的“小鲜肉”和“小花”演员在他的剧中几乎不曾露面。

虽然坦陈自己擅长的农村情感剧难免受到成本限制,如果真的邀请当红演员,也许成本都不够覆盖演员片酬的,但在习辛看来,更关键的原因还在于,目前所谓的当红“小鲜肉”“小花”们其实也很难胜任他的剧作对演技的要求。“我们的戏需要演员跟我们一起拼命,用心去完成。那些不用心演戏,用一个亮相和反应就行的演员,在我们的戏里是不行的。”

他坚持认为,选角还是应该贴合角色,而不能光为了名气而不顾演技,丢掉一个导演的操守。“不管是什么样的故事,导演始终需要自觉地表达,如果剧本就是一个胡编乱造的脑残剧,我看完以后根本不能苟同,我就不会去拍。”在他看来,像侯鸿亮团队近年制作的一系列“IP剧”,是一种折中的新路,“故事和表现手法是新的,但艺术的魅力依然在,这就是作为导演和艺术者的一种坚守。我们自己要学会静观,不能因为被资本和市场驱使,就堕落到去拍自己都不齿的东西。市场也许会有一时的乱象,但它不会长久,总会有正本清源的那一天。”
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