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滚动新闻 > 正文

这个图兰朵越来越有中国味

2017-02-18 02:25:36 来源:北京日报 作者:韩轩 编辑:肖洪仁

记者 韩轩

“本来以为一部歌剧都演9轮了,票不会那么紧张,结果我完全错误估计了形势!”十几天前,著名乐评人陈志音想买两张国家大剧院歌剧《图兰朵》的首场演出票,带自己教声乐的母亲来看演出。可让她没想到的是,距开演还有十几天时已一票难求。演了快10年的《图兰朵》还有这么大魅力?

《图兰朵》国际组2月15日首演,几经辗转买到票的陈志音再一次来到大剧院。其实,她之前已经看过世界上许多个版本的《图兰朵》,光大剧院的制作她就看过5轮。可当她看到王子卡拉夫拜见图兰朵的国王父亲,恢弘的合唱转成一段细腻的弦乐,“音乐色彩温暖极了”;听到么红用具有穿透力的弱声向卡拉夫告白时,她的眼泪还是“唰”一下就流了下来。动情的何止她一个,谢幕时,导演陈薪伊、指挥吕嘉带着演员一次次返场,就连高高“挂”在歌剧院三层两侧楼座的观众都舍不得离开,站在栏杆边使劲儿拍着巴掌。陈志音也扯开嗓子,大声呼喊着她挚爱的角色:“柳儿!”声音很快就淹没在观众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中……

不只陈志音惊讶,大剧院工作人员的“惊讶值”也不断被《图兰朵》刷新。从2007年开始创作,2008年上演至今,9轮30余场演出,场场爆满,只要有《图兰朵》上演的消息传出,票就全部卖光。据统计,前8轮演出,已吸引6万名观众走进剧场,而这一轮的一万两千多张票也全部售出。“《图兰朵》受欢迎,说明普契尼的剧作极有吸引力,但9轮演出场场如此,就像美酒在发酵,越来越香醇。”国家大剧院剧目制作部部长韦兰芬这样说。

业内有这样的说法:如果你只知道一部西方歌剧,那很有可能就是普契尼的《图兰朵》。这部歌剧凝结着普契尼深厚中国情结的歌剧,不仅故事就发生在中国,中国民歌《茉莉花》的旋律还被当作音乐主题融入其中。可《图兰朵》也是一部像《红楼梦》一样未完的残篇。1924年,当普契尼创作至第三幕第二场时不幸病逝,留给世界一部永远没有句点的《图兰朵》。国家大剧院制作《图兰朵》时,著名作曲家郝维亚接受委约进行18分钟续创,让图兰朵在柳儿去世的震惊中,被卡拉夫的一吻融化,与他终成眷属。

2008年,国家大剧院制作的第一部西洋经典歌剧《图兰朵》正式搬上舞台,开启了大剧院歌剧生产的艺术步伐。“十年磨一剑,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《图兰朵》。”本轮演出时,看到歌剧院里满坑满谷的观众,陈薪伊说道。而和她合作十年、参演9轮的“全勤公主”孙秀苇更是自信,中国组首演前,在化装间等候出场的她笑称,“从来没这么轻松,只待一展歌喉。”

艺术家们唱得得心应手,但十年来的演出绝不是一轮轮在重复。“一般歌剧演出以歌唱为主,容易缺失作为戏剧的表现,忽略人物内心。现在再演出,我要让演员更注重揭示角色的内心。”近十年来,越是复排,陈薪伊越想向观众表达,图兰朵最后被感动不是毫无征兆的骤变。在第二幕结束时,图兰朵的父亲对她说,既然王子卡拉夫已猜出你的所有谜题,如果第二天你还说不出他的名字,就要遵守诺言招他为驸马。“这时候图兰朵已经动心了,她看着冷酷,其实都是装的。”陈薪伊说,“线索早埋藏在普契尼的剧作里。”

在很多西方制作的版本中,图兰朵都被塑造成面色阴冷、戴着长指甲的“老佛爷”。“别说普通中国观众不接受,我都看不懂想表达什么。”本轮排演时,陈薪伊又一次跟演员强调,图兰朵之所以定下“猜不出谜题就杀”的招驸马规矩,是因为要为多年前被外乡人欺侮的祖母复仇,“她的第一首咏叹调里就已交待得很清楚了,不是单纯的任性,而是有根又有据。”

在今年的演出中,陈薪伊执导大剧院版结尾的“18分钟”又有变化。以往,柳儿在死后被羽人送上天,图兰朵只是看着柳儿一步步走上前。而这一次排练中,陈薪伊突然觉得,图兰朵应该看到羽人从天上走下,在她们的感召下一步步往前走。“人都是这样,看见蓝天白云,心里就敞亮,因为看到羽人受触动,心境变化才自然。”她的种种解读,让此轮首次参演的外国“图兰朵”莉丝·林斯特罗姆大为赞叹:“这是真正的中国味道,而不是从意大利角度看的中国味道。”
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