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滚动新闻 > 正文

北京对津冀投资三年超四千亿

2017-02-18 02:25:35 来源:北京日报 作者: 编辑:肖洪仁

(上接第一版)曾经在大红门扎根10年的温州商人老陈,成为大红门疏解办服务的、到河北考察对接市场的2万人之一。“看好了地方就搬过去,全家都搬过去。”老陈说。

产业功能的疏解,必将带动人口随之转移。2016年年初,市发改委主任卢彦曾表示,本市将确保完成人口调控目标——城六区常住人口较2015年下降3%,迎来人口由升转降的拐点。

而这拐点,在去年年底时如约出现。

“要说起3年来的学习和实践,我们获得的经验之一,就是始终坚持疏解和提升统筹推进,系统谋划功能疏解与城市管理、人口调控和产业提升。”王海臣说。

这3年来,北京制定了年度人口调控目标、实施《居住证条例》办法和积分落户管理办法,让这项工作有了章法可循;而市区两级“双调控”工作机制和各区一般性转移支付资金分配与人口调控挂钩机制,让属地有了更多动力去推动功能疏解和人口调控。

数据显示,2015年到2016年,全市常住人口连续两年保持增量和增速的双降态势,城六区常住人口实现了由升到降的拐点。

王海臣说,这意味着功能疏解对人口调控的带动作用逐步显现。

腾退空间锁定三大方向

优先保障首都服务功能

如润物细雨般,近几年很多北京市民都能感受到功能疏解带来的转变——批发市场关停了,道路通畅了;低端产业转型了,小区附近没了那股煤烟味。可问题随之又来了:这些腾退出的空间,要怎么办?

在昨天的发布会上,王海臣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,本市已经研究制定了疏解腾退空间的管理和使用意见,经过相关报审程序后将印发实施。未来,疏解腾退出的空间将主要用于三个方向。

“最首要的,是要保障首都服务功能,履行‘四个服务’职责。”他说,这是北京作为首都最重要的职责,疏解腾退空间要优先用于服务保障中央政务功能,补充完善国家文化设施,为重要国事活动预留空间,补齐核心区基础设施、安全设施、科技文化设施等,提高“四个服务”的能力和水平。

其次,腾退的空间将用于改善生态环境,提升城市品质。“就是要留白增绿,用这些宝贵的空间多建绿地,加快建设和谐宜居之都。”王海臣举例说,昔日脏乱差的四元桥汽配城,腾退后已经建成了望和公园,让周围居民有了休憩地。

腾退空间利用的第三个方向,则是完善公共服务设施,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。他表示,城市停车等公共服务设施有些存在短板,腾退空间可用于补齐这些短板。

“比如西城区展览路、金融街、月坛、什刹海等地的小门店和地下室,有的改造为居民生活服务中心,有的引进符合便民需求的连锁品牌,提高了生活性服务业的品质,受到周边群众的普遍欢迎。”王海臣说。

据了解,本市还将进一步制定相关配套政策,包括差别化的土地管理政策、投融资支持政策、财税支撑政策甚至水电气热价格等政策,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和主动性,确保疏解腾退空间集约高效使用。
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