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滚动新闻 > 正文

职称评审权下放 高校去行政化会加速吗

2017-02-18 01:43:36 来源:中国财经 作者: 编辑:肖洪仁

一家之言

把职称评审权直接下放至高校,由高校自主评审,是为人才松绑的必然。从长远看,也会不断形成并强化“学术共同体”的凝聚力,从而推动高校加快去行政化的步伐。

教育部近日印发的《教育部2017年工作要点》提出,为了培养造就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,将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直接下放至高校,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、自主评价、按岗聘用。并推动将优秀网络文化成果纳入科研成果统计、职务(职称)评审、评奖评优条件。

推动高校去行政化

事实上,关于高校职称改革,各方早有共识。去年3月中央印发《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》明确提出,突出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,合理界定和下放职称评审权限,推动高校、科研院所和国有企业自主评审。今年1月,两办印发了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的《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》。此番教育部的要点,可视为相关政策规定的具体落实。

把职称评审权直接下放至高校,由高校自主评审,是进一步深化职称改革、从体制机制上为人才松绑的必然。此举不仅有助于发挥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,更加贴近选人用人的实际;从长远看,也会不断形成并强化“学术共同体”的凝聚力,从而推动高校加快去行政化的步伐。

此外,将网络成果纳入参评要件,则势必会大大激发青年教师的积极性和创造力。毕竟,从某种意义上讲,鉴于强大的交互功能,互联网早已成为披沙拣金、甄别学术价值的一个重要场域,继续忽略或直接选择无视,没有必要,也不符合现实情形。

放权不是一放就灵

不过,在这个问题上,容不得任何简单和乐观,更不能认为“一放就灵”。职称关系到对一个极为庞大的专业人才群体的外部评价,牵扯着巨大而又具体的现实利益,如何在评审中体现更大的公平公正,既能够让真正的人才脱颖而出,又能避免侥幸与投机,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

一者,要设计合理、有约束力的程序规范,防范和避免行政权力的渗透与干预。高校自行组织评审,本身并无问题,但如果依然沿袭此前的以行政领导为主体的评价,高校的职称评审委员会中,多数都是学校的行政领导,则很难完全避免行政化倾向。而尤为严重的是,教师迫于现实压力,甚至连申诉的希望都会被抑制。

据报道,目前国内有些大学已经开始改革,以中国人民大学为例,该校职称评审已由原来的评审委员会“定生死”,改为由“教授会”投票来一锤定音。尽管与人们的想象仍有差距,但这样的尝试有其积极意义,不仅扩大了教授群体的发言权,也对行政干预设置了防护网。

再者,还是要扩大公开,以公开寻求公正,至少要在一定的范围内做到评审过程公开透明,并接受不同意见的反馈互动。其实,一位教师的学术程度究竟如何,可能外界、外行难以判断,但在大学内部、或者在学院、系、所里,同行、学生往往都有公论。将这种公论引入评审体系,必然会矫正实践中的偏颇与不公。

改革不要孤军突进

当然,在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坚冰难破的语境下,职称评审也不可能孤军突进。

不仅如此,此前媒体广泛关注的职称评审腐败,学历、论文造假等种种乱象,也注定不会因为评审权下放高校而自动消失。若缺乏公开透明乃至有效监督,此类不良风气反而可能因为上级权威的缺失,而落入“小圈子”的泥淖,相互竞逐,更加猖獗,难以根绝。

也因此,在深化职称改革的同时,必须加快高校的去行政化改革。通过摆正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关系,让行政的归行政、学术的归学术。

□胡印斌(媒体人)

企业推广